第47章 再会别西卜

齐亦凡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顶点小说网 www.ddxsw.la,最快更新恶魔人最新章节!

    陈炫明主动担当了领头车司机一职,以程小龙作为导航,开着自己那辆价格不菲的跑车,向十一区进发。

    陈炫明不仅穿着打扮充满个性,开起车来也是野性十足。

    他的车无论在普通公路上,还是高速公路上,速度都是奇快无比,其他车辆看到这股凶猛的气势,全都让到一边。所以这辆车虽然速度快,却在路上畅通无阻。只是,那时不时的一个大漂移,看着让人心惊肉跳。

    金圣哲坐在第二辆车里,望着这种情形,不禁为坐在那辆车里的程小龙和平次捏了一把冷汗。心想:“程小龙和陈炫明,这两个人开车,真是一个比一个猛啊!”

    在一旁的林星亮稳稳地开着车,忍不住说道:“这个蠢家伙!到哪里都是这么张扬,万一被警察拦住,耽误了大事,我一定饶不了他!”

    这一路上还算顺利,两辆车相继到达别西卜的住所。

    金圣哲打开车门,站到雪地里,望着那栋破败的旧楼。寒风裹挟着雪花,迎面向他扑来,他不禁打了个寒噤。

    很快,从旧楼里走出来几十个人影,组成黑压压的一片,拦住几个人前进的路。

    为首的那个,还是上次见到的胖子。

    胖子穿着一件厚实的大衣,还缩着脖子,看上去就像一个大圆球。他走过来,脸色难看地问道:“你们怎么又来了?这里不欢迎你们,赶紧滚吧!”

    林星亮语气冰冷地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对待客人,要怎样说话吗?”

    胖子没好气地说道:“客人?你当我眼瞎啊?”

    这时,花沐容推着玛门,走下车来。

    一时间,对面的那些恶魔人都傻眼了。

    “这……这是,玛,玛门大人?”胖子结结巴巴地说着,卷着雪花的风都灌进了他半张着的嘴里。

    此时,玛门双手背在身后,身上缠着一条粗大的锁链,修长的身形静静地在寒风中伫立,长发随风飘舞,标致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片刻后,她缓缓地开口了。

    “好久不见了,阿猫,听说你现在为别西卜办事?”

    胖子下巴上的肥肉开始颤抖起来,脸色极其难看。接着,他深深地伏下身子,竟然“扑通”一声跪在了雪地上。

    “我,我是迫不得已!身不由己啊!玛门大人,我从来没忘记您的恩情!阿猫的名字,还是您给取的呢!我,我怎么会忘!在我眼里,玛门大人,您永远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啊!”

    金圣哲不禁厌恶地皱起眉来,对于“阿猫”这个轻贱的名字,这胖子竟是毫不忌讳,还摆出一副卑躬屈膝、摇头晃尾的样子,“阿猫”之名也算是名副其实。

    “呸!”

    平次往地上吐了口吐沫,上去往阿猫的脸上扇了一巴掌,厉声说道:“干嘛呢!这是我们谈判的筹码!还不快去禀报别西卜,就说我们把他的仇家送来了。然后让我们赶紧进去,这死冷的天,你想冻死我们吗?”

    阿猫那白净的圆脸上出现了一个通红的大手印,看得出来被打得挺疼,但他也不敢说什么,只是用卑怯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几个人,随后乖乖地跑到旧楼里面去了。

    后方那几十个人影也都是齐刷刷地站着,微微低下头去,像正在接受首长检阅的士兵一样。

    金圣哲和几个同伴互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微微一笑。

    想不到,这个玛门在十一区的影响力仍是非同小可。

    不一会儿,阿猫就回来了,另一侧脸上也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手印,与平次留下的掌印遥遥相对。而阿猫的整个下巴都歪了,可见这一巴掌的力道比上一个狠多了。

    歪下巴的阿猫领着一行人进入旧楼里,来到地下室。

    这一间地下室,比上一次见到的要宽敞很多。

    别西卜坐在一张大椅子里,身前放着一张长桌,上面放着一堆鲜肉。房间的两侧各有着一排如松柏般挺立的恶魔人。可见,这一次,别西卜的态度特别认真。

    “哦呵呵呵……”

    再次听到别西卜怪异的笑声,金圣哲仍止不住心头一颤。

    这笑声太难听、太嚣张、太可恶了!

    “真是稀客,贵客啊!”

    别西卜笑着说道。

    他的模样几乎和上次见到时一样,只是脸颊上多了四道长短不一的疤痕,这是上一次见面时,金圣哲送给他的礼物。

    此时,别西卜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望着金圣哲的眼中,绽放出来的却是贪婪、凶狠、仇恨的目光。

    但紧接着,他的神色骤然一变,一双眼转移到玛门的身上。

    不光别西卜,站在两侧的恶魔人都在注视这个被锁链缠身的女人。

    半晌过后,别西卜突然仰面朝天,咧开嘴大笑起来。

    “哦呵呵呵……”

    这是心花怒放的笑,这是肆无忌惮的笑,这是目中无人的笑!

    狂笑过后,别西卜双眼放光地看着玛门,恶狠狠地说道:“玛门!你也有今天!听说你被关进了监网,怎么又跑出来了?”

    玛门冷静地看着暴食者,没有开口讲话的意思。

    别西卜虽然被无视,却也不觉得难堪,狞笑着说道:“我跟你争了那么多年,结果怎么样?苍天不负有心人!今天,这个领主的位子是我来坐!”

    玛门的薄唇微微一扬,淡淡地说道:“但从今天以后,就不再是你了。因为,你已经死了。”

    别西卜瞪着玛门,眼中似乎要喷射出火焰来,“死到临头,你还嘴硬?”

    玛门的笑意不降反升,身上那条长长的锁链“哗啦啦”的落在地上,而它的一端就握在她的手上。

    别西卜面带微笑地注视着这种情形,然后一咧大嘴,露出两排利齿来。

    “我说的嘛!你们干嘛要演着一出戏呢?你们不会拿我当傻子吧?我好歹也是历经风雨的人物,难道还会轻易相信几个小毛孩子?不管你们是什么目的,只要玛门来了,我就一定得让你们进来。我真是想不到,你们竟然会勾结到一起!

    不过,这样也好。这里是我选择的战场!

    我要新账旧账一起算!

    我想尝尝千万悬赏金的恶核是什么滋味!”

    别西卜情绪激昂地说着,像一匹饿狼一样,眼中凶光绽放,死死地盯着金圣哲。

    金圣哲也毫不客气地,用冰冷的目光对视过去。

    玛门的美目里溢出冰冷的杀气,修长的手指轻轻摆动,锁链在她的手中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今天我要杀掉你,夺回领主的位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