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地下医院

齐亦凡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顶点小说网 www.ddxsw.la,最快更新恶魔人最新章节!

    伴随着金圣哲歇斯底里的吼声,王斌的身体被向后击飞出数米远,重重的撞在墙壁上,发出震慑心魄的声响。

    这一系列攻击动作都是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完成的,看守门口的四名清道夫直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纷纷冲进客厅,举起颤抖的双手,把枪口对准了金圣哲。

    王斌用肘部支撑住身体倚墙而坐,断断续续地咳嗽着,口中喷出的鲜血浸湿了衣襟。残存的黝黑色甲虫大颚上出现数道清晰可见的裂纹,狼狈不堪。

    他盯着金圣哲,那眼神就像在观察一个可怕的怪物。

    金圣哲的怒意减弱几分,眼中的红光暗淡下去。看着倒地的敌人,他没有感到兴奋,反倒生出恐惧。

    他恐惧的是自己本身,刚才的攻击太过惊人,感觉就像是另一个人在操纵自己的身体,连同神志也一并占据,证据就是他甚至产生了把对方碎尸万段的念头。

    他不敢相信,青涩温和的自己,竟会转瞬变成杀人不眨眼的冷血狂魔。虽然他心里很想把这个让妈妈受伤的人打个半死,然后问出妈妈的下落,但绝不会使用碎尸万段那样残忍的手法。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变身之后连性格也会发生变化吗?

    “开枪!快开枪杀了他!”

    王斌每吐出一个字,嘴里都会喷出些血浆出来。而他话音刚落,在场的每个清道夫,戴在左手腕上一块手表样的电子屏上,都闪烁出一段文字。

    “队长,指令表上有新消息,总部发来了最新指令。”一名清道夫说道。

    王斌迅速浏览了一遍指令表,现出不悦的神情:“一号麻醉枪准备!”

    不知是什么指令让王斌改变了主意。四名清道夫迅速把步枪背到身后,抽出手枪大小的麻醉枪,对准了金圣哲的身体。

    “开枪!”

    一声令下,四个人几乎同时扣动扳机,金圣哲下意识地抬起手臂,忽然一阵风从头顶扫过。

    下一刻,一个高大的身躯从天而降,出现在他的身前,犹如一面盾牌,及时挡住了所有的麻醉弹。麻醉弹像打在了墙壁上似的,弹落在地上。

    金圣哲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高大的背影,在他的注视下,背影转了过来。

    可以看到,对方从宽松肥大的衣服里露出来的肌肤很是怪异,似乎被一层厚密的皮毛覆盖,但皮毛并不是一种颜色。短短的头发和粗壮的后颈处是白色的,正面的脸和脖子是黑色的,看上去就像一头熊穿上了人的衣服。

    虽然此人的外貌改变了很多,很难看清本来的面目,体型更是胖了一圈,但背后那个眼熟的特大号背包无疑表明:这就是平次!

    “有个家伙跳进三楼了!”

    王斌身上的对讲机在寂静的客厅里忽然发出声音。

    平次伸出强壮的“爪子”,一把抓住金圣哲的手腕,从三楼阳台一跃而下。

    一眨眼的功夫,金圣哲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双脚已经着地。他惊奇地发现自己竟安然无恙,脚接触到路面就像落到松软的沙地上,这在以前是没有做过也不敢想象的。

    他猜测这是恶魔人体质的优势,如果换作普通人可能就要进医院了。

    金圣哲被平次拉着冲过警戒线,和夏雨擦肩而过。好朋友向他投来惊诧的目光,而他一个字也没能说出口,只能任凭二人的距离,随着双腿不停地摆动而越来越远。

    变身状态下的平次跑步速度很快,两人穿胡同钻小巷,来到一条冷清的街道上,一路上吸引了不少行人的目光。

    清道夫自然不会放弃,金圣哲听到不远处的街道上,有密集的车声响动,似乎是追过来了。

    “这边!”

    平次带头钻进一条无人巷,尽头是一堵高墙。翻过墙后,映入眼中的是一座大型旧工厂,似乎已经废弃了很久,破败不堪。

    不知什么时候,金圣哲的手已恢复原状,平次也还原为人类模样,后者走到一个看样子像是仓库的门前,推开锈迹斑斑的铁门。

    这是一间阴暗破旧的老房子,四处堆放着杂物。平次移开角落里的大木箱,露出一个狭小的洞口。

    下面的空间很小,看起来像是地下储藏间,实际却是一条暗道的入口。

    平次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二人借着一束光在黑暗中前行。

    四周出奇的安静,只能听见一重一轻的脚步声和喘息声。

    金圣哲打量着四周,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咱们正前往一家恶魔人开设的医院,这是入口之一,很少有人知道这条暗道,清道夫不会找到这的。”

    “恶魔人的医院?”

    “对。这里只给恶魔人提供医疗服务,也可以说,知道有这个地方存在的只有恶魔人。因为位于地下,所以大伙都叫它‘地下医院’。说起来挺巧的,我和老院长认识,关系还不错,你可以在这躲避一段时间。”

    金圣哲犹豫了一会儿,说道:“连胖次你也是恶魔人。”

    “啊,其实我很早的时候就注意到你和人类不一样,比如饮食习惯和身体素质等方面。只是一直都没有对你说,我知道你的父母是希望你作为一个人类生活吧。”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如果我早清楚自己的身份就好了。阿雨呢?他是恶魔人吗?”

    “不,他是普通人。”

    金圣哲心里有些难受,他下定决心,如果有机会,一定要问明白夏雨的感受,问那个富有正义感、梦想当警长的他,如今如何看待这两个恶魔人朋友。

    事到如今,金圣哲也不必隐瞒了,于是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告诉给了平次。

    “原来你的情绪这么低落是因为这个啊!”

    平次恍然大悟,然后便述说了自己的经历:“我是在入学之后才发现和别人的不同之处,知道了自己是恶魔人,那时我很害怕,很烦恼。

    我的养父,孤儿院的老院长,他是个普通人,这你是知道的。他对我很好,所以我放弃了离开他的想法。在他的指导下,我慢慢地融入社会。后来我想明白了,这是现实,是我的命运,改不了,也逃不掉。”

    平次的一番话让金圣哲豁然开朗。没错,这就是现实,逃避是没用的,只能接受它。

    “小金哥,你很不简单啊!刚刚适应变身就能把一个清道夫打成那个样子。到了。”

    两人面前是一道矮门,有光线从门缝中透射出来。

    平次先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捅进锁眼里,然后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对金圣哲说道:“门打开后你就一直往前走,看到一扇门直接出去就行了,注意千万别搞出大动静!”

    门缓缓地开了,金圣哲迎着有些刺眼的光,目不斜视,快步向前走。如平次所说,前方是一扇门,于是握住门把手一扭,把门拉开,随即一人映入他的眼眸。

    冷艳的气质,姣美的面容,修长的身材,不是花沐容是谁?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她。

    “你怎么会在这?”

    “我倒是想问你呢。”花沐容无奈地用纤细的手指指了下半开的房门,那上面有一个很常见的标识牌。

    金圣哲看了后顿感头晕目眩,慨叹一世英名竟毁于一旦。

    这里竟然是女厕!

    “误会!其实……”

    金圣哲刚想解释清楚,身后某处忽然传出冲马桶的声音,平次立即扯住他的胳膊,向灯光昏暗的走廊一头跑去。

    跑出走廊向右一拐,是一个宽敞的区域,设有两个服务窗口,几个成年人在随意走动。灯光比较暗,每个人的脸庞都隐藏在暗淡的光线下,难以看清面容。

    若非事先知道,金圣哲绝对不会想到这些人都是恶魔人。

    平次走到一个窗口前,订了一间双人病房和三份晚餐,掏出几张纸币把费用付清,带领金圣哲向房间走去。

    原来不光在人类社会里,在恶魔人的世界中也使用同样的货币来交易。

    他们很快找到了房间,屋子不大但很整洁,放着两张病床,一个衣橱,甚至还有空调。只是四面没有窗户,看着有些别扭。

    金圣哲颇感不可思议,虽然不知道这样的地下建筑是谁建造的,但此人来路肯定不简单。不仅建造会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维持医院的水电供应也绝不是一笔小费用。

    这几天发生的事颠覆了金圣哲以往的认识,他感到身边有越来越多的谜团等待着被揭开。

    平次躺到床上稍作休息,指着一个衣橱,提醒金圣哲说道:“你的衣服都破了,换一下吧。”

    金圣哲穿在身上的校服于交战中被划开了几道口子,还染上了血迹,是该换一件。他站到衣橱前,选了一件衬衫,脱下校服准备换上新衣服。

    砰砰!

    敲门声突然响起,平次立即大声说道:“进!”

    花沐容已经换上了一身洁白的护士装,衬托出她美妙的身材,甚是惹眼。她双手端着一个食品托盘,上面是三份牛排和三杯牛奶。

    她看到金圣哲****的上身后,蛾眉微蹙,马上把头转向一边,似乎是想表达“我对你的那点可怜的肌肉一点也不感兴趣”这样的想法。

    金圣哲更加感到意外,他猜想,花沐容可能是白天在学校学习功课,放学就到这打工。他穿上衬衫,上前接过托盘,想把刚才那件尴尬的事解释清楚,花沐容却很快转身走了。

    “没想到那个冷女人居然收下了你送给她的花啊,啧啧,莫非她早就对你有好感?”

    “胖次,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

    “你还在担心你的妈妈?既然你没见到她,那么她一定是从阳台逃走了。我感觉苏阿姨绝不是一般的恶魔人,她那么聪明一定会没事的。”

    金圣哲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胖次,恶魔人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平次切下一大块肉,塞到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着,这样使得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老实说,我也不清楚。我从小就是孤儿,被老院长收养,这个你是知道的,我也和你一样,一直都生活在人类社会里,对恶魔人的接触比较少。”

    他吞下嘴里的食物,继续说道:“据我所知,在恶魔人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法则,弱肉强食的事情每天都会发生,想要生存下去就要不断经受磨练,变得比别人都强。当然,这些都是医院里的前辈们告诉我的。”

    金圣哲点点头,这和传闻基本一致,在没有法律的制约下,恶魔人的世界只有丛林法则。

    而它的残酷性,恐怕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说得清楚。

    平次很快就把他的那两份食物吃完了,慵懒地躺在床上,舒展粗壮的四肢。

    金圣哲问道:“你不回家看看吗?”

    “没事,我已经给我养父打过电话了,就在你跟清道夫打到一起的时候。现在清道夫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了,不过没关系,我的养父又不是恶魔人,他们不会把他怎样的。接下来我准备陪着你,这种时候让你一个人呆在这我可不放心。”

    金圣哲的心里荡漾起一股暖流,平次虽然管他叫哥,但是他遇到困难的时候,总是这个最好的朋友挺身而出,无论儿时或是现在。

    “胖次,谢谢你救了我。”

    “咱们之间还说什么谢不谢的。”

    “你不怕麻醉枪吗?”

    “我的恶基因是蜜獾,特能是防御能力超强。看到我变身之后身上的皮毛了吗?它厚密、松弛又粗糙,韧性很强,普通的攻击很难伤到体内,麻醉枪根本就不算什么。对了,你知道自己的恶基因属于哪种生物吗?”

    金圣哲茫然地摇摇头,这正是他很想知道的事。

    “什么?你还不知道?咱们可以找到李院长,就是这家医院的院长,他可以帮你检测。不过,他并不是时刻都在医院里待着,要不要试试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