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把她还给我

齐亦凡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顶点小说网 www.ddxsw.la,最快更新恶魔人最新章节!

    京都三区警局审讯室。

    金圣哲坐在审讯椅里,低垂着头,十指分开,插入浓密蓬松的白发里,这个动作他已经持续很久了。

    门忽然开了,走进来一个身穿西服的青年男子,他有着挺拔健壮的身材和精气神十足的面孔。刚进门,一对锐利的目光就落在了金圣哲的白发上。

    审讯员立刻起立汇报:“三名伤者已送往医院抢救,但情况不妙,而报案者还没有联系上。据我们分析,这个人作案的嫌疑最大,可是还未掌握足够的证据,凶器也没找到。并且无论我们怎么审问,他都不说话。”

    男子打开手中的板夹,抽出一张纸放到金圣哲面前,注视着“嫌疑犯”说道:“把这张表填一下就可以走了。”

    金圣哲颇感意外,茫然地看着表格。本来他还纠结于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审问,没料到只需填写一份个人资料就结束了。他虽然不明所以,还是谨慎地把表格填完了。

    从警局出来时已是黄昏,他失魂落魄地走在昏暗的路灯下,感觉自己就像丢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他的担忧变成现实,本已重拾信心却再次受挫,他实在难以接受自己是一个恶魔人这个事实。

    这种感觉就像是对人生充满希望,正在为未来而努力的时候,有人突然对你说“别妄想了,其实你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

    在这副身体的支配下,没法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了。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金圣哲刚进家门,苏菲的声音就从餐厅里飘了过来。

    “我们开饭吧!”父亲金文道放下报纸,从客厅的沙发上站起来说道。

    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菜肴,有牛排、生鱼片、牛奶,以及金圣哲很爱吃的虾和蟹。

    “我不饿。”

    金圣哲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他迅速走进卧室,关紧房门倒在床上。

    房门外,父母在小声地说些什么,断断续续的语声不时飘进他的耳朵里。他隐约听到爸爸说要出差,差不多要一周的时间才能回来,妈妈则嘱咐对方要保重身体。

    “到底该怎么办?向父母坦白吗?说不定他们已经察觉到我的反常状况了。”

    金圣哲凝视着灰暗的天花板,不知不觉的,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濡.湿了床单。他隐隐地感觉到自己的命运之舟的航向已发生转变,它以不可控的状态向着一片茫茫未知的海域前行,似乎随时会有一场暴风雨降临。

    这一夜注定无眠。

    终于,夜色悄然褪去,一缕曙光斜斜地射进窗来。

    金圣哲抓起背包,蹑手蹑脚地穿过客厅,当他的手握上门把手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

    “阿哲,今天早些回来,妈妈在家里等你,有些话我想对你说。”

    金圣哲停住手,缓缓地转过身去。苏菲在离他十步之外的地方站着,昏暗的光线里有一双大眼睛闪动着星芒。

    他点点头,用力按下门把手。

    在秋日的晨风里转了两个小时后,金圣哲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校园。

    无论走到哪,总能感觉有人在身边窃窃私语。当他推开门后,教室里更是瞬间炸开了锅。同学们纷纷向他拢来,七嘴八舌的问关于高天的事,他只是用沉默作为回答,这反倒让同学们对他的兴趣更加浓厚。

    他也看到,在教室的角落里有几道恶狠狠的目光在瞪着自己,那是高天的死党。

    果不其然,高天被袭击的消息已经尽人皆知了,甚至金圣哲也在现场并有可能是凶手的事也被添油加醋,在校园里传得沸沸扬扬。

    结果这一天金圣哲一道题也没做出来,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的时候更是闹出了答非所问的笑话。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时间,在铃声响起之前,班主任宣布了一个“不幸”的消息:高天已处于植物人状态,几乎没有康复的可能,下半辈子将会在医院里度过。

    这样的结果让金圣哲安心许多,至少不必背负杀人的罪恶感,他现在最担忧的问题是那个目击了一切的眼镜男孩究竟在哪。

    “那件事是你做的吧?”

    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语让金圣哲的神经骤然一紧,伸向下一阶楼梯的脚悬在半空,随后花沐容的身影从他的身后出现,进入视线。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虽然早在白天的教室里就和她碰过面,但再次遇见的时候心情还是非常复杂。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但是你一定要小心。如果认为他们会就此罢手,那你就太天真了。一旦被清道夫盯上就很难脱身,他们绝不会轻易放弃眼前的猎物。”

    花沐容如冰晶般的大眼睛瞄了一眼金圣哲,郑重其辞地轻声说道。

    清道夫?那是什么?

    金圣哲首先想到的是一种以鱼苗、海藻、细菌为食的鱼,可这显然不是其所指之物。他想让花沐容说清楚,但她已经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小金哥——”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拉得很长的呼喊,一个体格肥硕的胖子和一个身材强壮的男生,从人群当中冲出来,胖子满脸笑容,一边跑一边朝金圣哲挥手。

    “胖次,阿雨。”

    胖子名叫平次,长得又高又壮,圆圆的脸上有一对小小的眼睛,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性格憨厚阳光。金圣哲喜欢称呼他“胖次”,学习了英语之后才明白这个称呼不妥,平次本人也抗议过数次,但是已经形成习惯难以改掉了。

    另一个男生叫夏雨,运动神经异常出色,是班里的体育健将,强健的身体和小麦般的肤色,都是他酷爱运动的最好证明。

    他们三个是最要好的朋友,从小的玩伴,升入高中后也是同班同学。因为几个月前平次见义勇为,把高天暴揍了一顿,所以被转到邻班去了。

    “嘿!怎么样?成功了吗?”平次站稳后气喘吁吁地问道。

    金圣哲知道他问的是表白的事,就摇摇头作为回应。

    平次重重地叹口气,厚实的手掌轻轻地拍着好友的肩膀,眼里满是惋惜。

    “别不开心。我就说嘛,那座冰山还是别去碰为好,免得被寒气伤到。看看你现在的脸色,都快和那个冷女人一样了。对了,你说高天那事是谁干的?真解气啊!哈哈!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侠帮大伙报的仇。”

    夏雨灿烂地一笑,露出两颗虎牙:“有人说是小金哥做的呢!”

    “谣传啦,谣传!”

    没等金圣哲辩解,平次抢先开口。

    “我们小金哥下手不会那么重的!”

    金圣哲双眉紧蹙,嘴角微动,欲言又止。他很想把事实经过全部告诉给他们,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如果他们知道好友其实是恶魔人,以后还会维持亲密无间的关系吗?

    平次和夏雨一边走一边聊天,平时和他们一起说笑的金圣哲今天一言不发,两位好朋友似乎是把这个举动解读为表白失败所导致的沮丧,不停地安慰他。其实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家,看看妈妈究竟有什么话要说。

    拐过一条街道后,高耸的公寓大楼已近在眼前,长长的警戒线却把三个人拦了下来。

    只见公寓楼下停着几辆金圣哲从没见过的装甲车,十几名身穿黑色特殊制服、手持枪械的武装人员巍然屹立。金圣哲急忙朝自家三楼阳台望去,那里的玻璃完全破碎,顿时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

    “不好!出事了!”

    金圣哲不顾一切地越过警戒线,用最快的速度冲上三楼,武装人员任由他一路狂奔,却把也想进入警戒线内的平次和夏雨阻拦在外。

    “妈妈!”

    金圣哲站在客厅的中央,大声喊叫,可是没有人回应。他的家已被破坏得满地狼藉,靠近阳台的地方有一滩触目惊心的鲜血,看样子,这里刚发生过激烈的争斗,难道……

    “你果然来了。”

    一名身穿黑色制服的青年男子悄无声息地走进客厅,紧接着,四名全副武装的人员把门口牢牢守住。

    “是你?”金圣哲惊讶地发现,面前站着的竟是昨天让他填表的那个人。

    “昨天初次见面没做自我介绍,我叫王斌。”

    男子面带笑意地拍了拍肩章说道。那里有两颗古铜色的六角星,在光线里发出暗淡的光芒。

    “青铜二星清道夫。”

    “清道夫?”金圣哲立刻联想到放学时花沐容说的那一番话。

    “有什么奇怪的吗?就是专门捕杀你们恶魔人的正义者啊!好了,可以跟我们走了吗?”

    金圣哲恍然大悟,他回想起了之前看到的资料,里面提到人类为了对付京都的恶魔人而设立了一个部门,他们全力保护人类的安全,是恶魔人的死对头,原来就是这些人!

    “你昨天就知道我是恶魔人,于是设下圈套,达到一石二鸟的目的?”

    “没错,你居然直到现在才发现,实在是太有趣了。”

    “我的妈妈在哪?”

    王斌一脸的不耐烦:“你是说那个不堪一击的女恶魔人吗?她已经不在这里了。要是说她留下的东西嘛,就只有那一滩血了。”

    金圣哲仔细推敲王斌的话语,从中仍然难以断定妈妈的安危。

    而对方轻蔑的眼神刺入他的瞳孔,犹如一道导火索,引燃了他胸中的怒火。有一种事情他绝不会容忍,那就是伤害他的亲人!

    “混蛋!她在哪里?把她还给我!”

    金圣哲大吼一声,纵身而起,一记直拳向王斌面部打去。

    王斌迅速抬起手臂格挡,金圣哲感觉拳头像打到了坚硬的铁板上,右拳传来阵阵痛感,紧接着他挥出左拳,同样被王斌挡下。

    这两拳几乎使出了全力,对方的手臂一定会很痛才是,但在王斌的脸上却看不到半点痛苦的神色。

    “简直是挠痒痒!你以为清道夫像街头混混一样弱吗?白头发的小恶魔!”

    王斌双臂一挥,制服袖口赫然伸出一对巨大的黑色“钳子”。金圣哲躲闪不及,小臂即刻被割开一道伤口,鲜血直流。

    从袖筒中露出来的哪是双手,分明是两对硕大的甲虫大颚,足有一米多长,每一对大颚的内侧长有很多小齿,如死神的镰刀般散发着可怕的气息。

    两对大颚一开一合,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仿佛两把无坚不摧的大剪刀,一下就能把其他东西剪为两段。

    “这是什么?”金圣哲惊诧于所见之物。

    “大王虎甲,是全球最大的食肉甲虫,被称为‘非洲地面暴君’,常常在洞口守候猎物,所以又俗称‘拦路虎’。”

    金圣哲显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王斌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便继续解释说:“你以为清道夫会赤手空拳来对付你们这种危险的东西吗?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我们特战者只好植入恶基因,改造成拥有恶魔之力的人。虽然这种样子和恶魔人没什么区别,但是你我的本质是不同的!”

    说完这些话,王斌诡然一笑,挥起利器开始连续攻击,金圣哲对此只能步步退却。

    “这种水平也就是C级吧?太弱了!怎么不变身和我一对一地较量一番?”

    金圣哲对自己变身后的手还是很抵触,他想竭力避免变身,唯一的方法似乎就是不让自己受伤。他正在思考如何应对眼前的危机,忽然脚下一滑,坐倒在地上。

    他踩到了那滩尚未凝固的血,在他脚边,一枝娇嫩的茉莉花被血液浸得艳红,在微风中轻轻摇动,似乎鲜血赋予了它旺盛的生命力。

    “对于反抗的恶魔人,清道夫可以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那么我先掐断左手还是右手呢?”

    王斌双眼放光地看着金圣哲,仿佛一匹饿狼在盯着一只待宰的羔羊。一道黝黑的影子在金圣哲的眼中划过,饿狼举起右臂,狠狠地刺了下去。

    转眼间,鲜血霍然喷涌。

    一个厚重的东西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不可能!这么硬的甲壳,怎么会……”

    王斌一脸惊恐地注视着躺在地上的甲虫大颚,喃喃说道。

    他不敢相信,这个被评定为C级恶魔人的孱弱少年,竟然瞬间卸下了自己的一只手!这是多么惊人的力量!

    金圣哲从地上站起来,一双墨黑色的手滴着鲜血,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王斌看着面前那一双血红色的双眸,张着嘴巴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此时的金圣哲呈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疯狂状态,眼神极度愤怒和悲伤,可怕得令人不敢直视。

    下一秒,金圣哲好似恶魔附体一般疾速挥拳出击,锐利的钩爪深深地刺入自己的手掌,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而刚才还盛气凌人的王斌现在只有招架之力,借助残余的一对大颚勉强挡下了如雨点般的数次攻击。

    金圣哲的愤怒和力量随着不断的进攻达到了最高点,右拳如雷霆般迅猛而出,打出了力道最强的一击!

    “把她还给我!否则杀了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