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重温旧梦,是梦是醒谁知晓

莫吹灯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顶点小说网 www.ddxsw.la,最快更新养只鬼鬼来爱爱最新章节!

    没能玩成游戏,却因为彩衣凌皎“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儿,还升级升成了色魔,何苦现在能做的事,也就只剩下蒙头大睡了。

    半梦半醒的睡眠中,乱七八糟的梦做了一大堆。

    小狼女,小妖精,青衣秦露,彩衣凌皎,还有数不清也看不清的好多好多美眉,一个个花枝招展争芳斗艳,左拥右抱,软玉温香乱……

    爽就一个字,怎生了得!

    正在*之际,忽然风起云涌,身边的美女一个个摇身一变成了白骨森森的骷髅,一个个骷髅都被埋进了坟墓。

    原本软玉温香抱满怀的何苦,一下子就站在了冷清清阴森森的墓地,前后左右都是坟墓,一块块墓碑上栩栩如生的肖像满是嘲讽。

    草,尼玛,吓死老子了!

    一个激灵之下何苦醒了,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伸手在枕头边摸墨镜,可是摸了个空,然后鼻梁上一凉眼前一黑,墨镜居然自己戴上了

    定睛一看,青衣秦露在一边脸儿红红目光游移,就像被课堂上写情书被抓了现场的小女生。

    “嗨,早。”

    何苦随口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看到秦露的脸蛋更红了,好可爱哦,口水……

    “还早呢,人家都要下班了,你还真能睡啊,简直跟猪一样……”

    “对了,早上那个女人是谁啊?”

    “老相好?初恋情人?被你抛弃的老同学……”

    晕,谁说这个美眉可爱来着,小八婆啊小八婆,很烦啦你。

    “那个,我有点头痛。再睡一会儿先……”

    头痛不已的何苦摘掉墨镜闭上眼睛继续睡觉,青衣秦露愤愤的瞪着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恨不得,恨不得……

    咬他一口!

    “哎呀,怎么会想到咬他?好羞人的……不就是个色魔么,有什么了不起?”

    想到这个混蛋色魔那墨镜下色迷迷的桃花眼,青衣秦露不由得一阵燥热。脸蛋更是着了火似的滚烫滚烫……

    何苦当然不会再睡觉。又不是瞌睡虫,哪有那么多觉睡,他再一次把心神沉进了那个戒指。闲着也是闲着,进那个狗屁的修行空间看看也不错啊。

    好歹是挨了记天雷轰顶的说,不弄个明白看个清楚还真说不过去。

    “梦界之钥启动,身份验证通过。梦界进入条件吻合,是否进入梦界?”

    “是。”

    眼前一亮。七色花开.

    下一刻,何苦就嗅到一阵恶臭。

    双眼一睁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垃圾堆上,正在浑身抽搐头发冒烟,还是光溜溜的一丝不挂。

    草。尼玛,天雷轰顶的效果还没有过去,简直是见鬼。

    挣扎着想爬起来却实在动不了。何苦长长的吸了口气,呃。好像有点不一样的感觉,怪怪的。

    “妖族灰衣雷鸟,经过天雷轰顶而不死,脱胎换骨,各属性翻倍增长,等级提升,请分配自由点……”

    真他妈烦,玩游戏不就是图个放松么,干吗还有那么多手续?

    何苦对面前突然跳出来的虚拟属性框瞄了一样,没好气地咕哝了一句:“随机好了。”

    “妖族灰衣雷鸟,属性自由点分配选择随机模式,今后分配是否按照这一模式进行分配,是否每次分配都要进行提示?”

    “什么修行空间,纯粹就是个虚拟游戏嘛。”

    何苦翻了一个白眼,懒洋洋的哼了一声。

    “不必提示,就按这种模式运行就行。”

    “妖族灰衣雷鸟,属性自由点分配随机完成,目前等级为……”

    “尼玛,仙人板板,有完没完?”

    何苦烦不胜烦,简直就要抓狂了。

    “今后能不能不要弄这个狗屁的系统提示?好烦!”

    世界清静了。

    没有丁丁当当的系统提示,没有啰七嗦八的聒噪,不过天上突然降下一道金光把雷鸟包裹其中,然后就是飘飘扬扬的七色花瓣。

    呃,漫天花雨,得道飞升?

    浑身暖洋洋的比泡温泉还舒服,可惜的是异像一闪而过,金光和花雨转瞬即逝。

    何苦精神百倍的站起来,正想摆个浴火重生的造型显摆一下,一声低低的呻吟传来,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三步外也趴了个人,死狗一样。

    走过去瞄了瞄,嗯,也是个男人,穿得破破烂烂,浑身焦黑,头发冒烟,一阵阵的抽搐,倒,这也是个遭雷击的主?

    心头有点隐隐的不安,貌似自己正在经历天雷轰顶的什么制裁,这个也许是npc的人该不是受了池鱼之殃罢?

    “嗨,哥们……”

    何苦蹲下来戳了戳对方,指尖所触隐隐发麻,电火花噼啪作响,有一股电流刹那间沿着手指传了过来,不过很快就泥牛入海连个泡泡都没冒一个。

    也许是体内的雷电余威被何苦吸走,那个穿着破烂的人停止了抽搐,低低的呻吟一声,挣扎着吃力的翻了个身。

    何苦的瞳孔就在刹那收缩——

    这个人,这个人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叫做何苦耶!

    没错,不是好像,他就是何苦,就是真武界的那个何苦,就是他在在真武界鸠占鹊巢的那个身体!

    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何苦,何苦有种诡异的照镜子的感觉。

    “你是谁?”

    “何苦……我叫何苦……”

    真的是何苦。

    “先人板板的,捡个垃圾也会遭雷打,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过,感觉好舒服啊,真想好好的睡一觉,太累了……”

    “累得我早他妈不想活了,终于可以死翘翘了……”

    声音渐渐低沉,然后,徐徐飘散。

    何苦傻里吧唧的看着这个倒霉蛋慢慢的闭上了双眼。一时间硬是没反应过来……

    就这么死翘翘,挂了,连句遗言都不留?

    该死的心魔弄出这么诡异的一幕,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呆滞中“何苦”的尸体慢慢浮起一层蒙蒙白光,何苦下意识的伸手一抓,恍若长鲸吸水,那些白光无声无息的涌进了他的手臂。然后迅速消失在他的体内。

    只一刹那。这个“何苦”的生平已经历历在目,也不知道是是吸收了他的记忆,还是融合了他的魂魄。或是接受了他的精神烙印。

    “何苦”是个农民,来自偏远的山区。

    他的母亲据说是命硬克夫,嫁了三次,就死了三个老公。身为长子的他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大堆的弟弟妹妹。

    为了支撑门户,他只念了小学就辍学回家务农。然后顺应潮流出门打工,四处碰壁后成了拾破烂捡垃圾为生的拾荒者。

    职业:拾荒者。

    四海为家,从各大垃圾场各个垃圾筒找寻可以回收的旧物废料,卖到废品回收站或者旧货市场混口饭吃。

    还别说。收益不小,只因为现在的人喜欢浪费,捡垃圾经常能淘到好东西。

    责任:挣钱。养家。

    供母亲养病,供弟弟妹妹读书。赞助弟弟妹妹结婚,然后再资助侄儿侄女读书。

    恶性循环,欲罢不能。

    梦想:放开一切负累,抛下一切责任,美美的睡上一场毫无牵挂的大觉。

    最好是能去上上学读读书,起码要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大学校园,好好的年轻一回放纵一把,如果能泡几个漂亮的妞就更好了。

    死因:拾荒时巧遇妖族灰衣雷鸟度劫,被天雷余威波及,五脏俱焚,魂飞魄散,永世不能超生……

    不知不觉间,何苦的双眼已经湿润。

    就像他被穿越初到真武界,刚刚变成何苦的时候。

    那时候,他也被接受到的记忆所感动。

    那个在社会底层挣扎生存的何苦,苦啊累啊漂泊啊什么的都在其次,他的担当他的责任感他的傻气,才是让人感到震撼的原因。

    草,这年头还有这种人,小样儿你刚从火星来的罢?

    ——这是何苦在感动之后的第一个念头。

    现在好,他算是重温旧梦了。

    怔怔的看着眼前逐渐冰凉僵硬的尸体,何苦吸了吸酸溜溜的鼻子,糊里糊涂的打了个响指,指尖跳出一朵碧绿的火焰,轻飘飘落到何苦身上。

    火光一亮,一转眼尸身就被绿焰吞噬,烧了个灰飞烟灭,身下的垃圾纸片什么的却是毫发无损。

    是三昧真火,还是妖怪的本命真火?

    眼前这个身体,貌似是个妖怪的说……

    有些自嘲的把目光移开,可以跟网络说里那些异能者一样操纵火焰的何苦,完全没有大惊小怪的意思。

    毕竟,这是一场戏,这是一场梦,没什么不可能的。

    如果不是先前对这“梦中梦”的游戏模式进行了抗议和抵制,现在只怕会收到系统提示,说自己触发了某个任务吧?

    比如说“拾荒者的遗愿”什么的。

    或者,是领悟了某个技能吧?

    比如“本命真火”什么的罢?

    可是,这真的是一场游戏一场梦么?

    夜空,晚风,垃圾堆的恶臭,还有这个一出场就灰灰了的何苦,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他不是一个凡人么,天雷不是只针对度劫的异族么,怎么会让他也受到牵连,还让他永世不能超生?

    生命不是游戏,这个“何苦”也不应该只是个呆板的npc。

    梦界,修行空间,难道真的是另一个真实的存在?

    何苦怔怔的看着“何苦”消失的地方,突然怀疑这里是不是真的有个叫“何苦”的人出现过。

    他的记忆和自己的记忆似乎融合在一起,难分彼此,他的苦,他的累,他的梦,自己都感同身受……

    甚至他在怀疑这本就是自己的记忆,自己就是那个“何苦”,现在这个披着“灰衣雷鸟”画皮的何苦,不过是遭遇雷击劫后余生脱胎换骨改头换面的“何苦”。

    他下意识的想起了传说中的庄周梦蝶。

    蝶儿闯入我梦,我在蝶梦之中,是梦是醒有什么不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