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池心一朵莲

暮雪落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顶点小说网 www.ddxsw.la,最快更新三生错:妖莲来袭最新章节!

    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看书网你就知道了。

    让心仪暗恋之人看到自己的狼狈模样简单就是毁了亘古以來的形象

    灵蝉子心情灰暗脸色更加暗淡阴冷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一听天后两字便知此事闹大若想再杀天定的皇命夜轩亦是不可能可他岂能罢休少倾后就余怒未消地手指着夜痕愤愤不平地道:“他不是天定的王命可以杀吧”

    织云仙子微微一笑流云翩飞“灵族大神他虽不是天定的王命但天后受他与忧莲的事所感动准允他们再继前缘天后还说了灵族仙境多年无主已是乱成一团着你速速回归”

    “那他们不属我管了”灵蝉子一愣恶狠狠地瞪了青霞子一眼好似就知道是青霞子在天后的面前告了状

    织云仙子再笑“他们身为灵族若身死定归你所管但若不死就属凡人不归你管”

    “师兄凡人有七情六欲不利于修炼你还是快快回去修身养性长期如此只怕你再难到灵族仙境”青霞子不惧灵蝉子法力早在他之上之所以请出织云仙子只不过是不想与灵族大神过招也不想让师兄弟情谊毁于一旦

    肉身已毁天后有命灵蝉子不得已收了追命龙杖离去

    虽想追杀灵蝉子但碍于青霞子的面夜痕只得暂时打消这念头

    他撂了袍裾跪地向两人拱手道:“多谢师父与织云仙子”

    织云仙子向夜痕点了下头诡异地笑着小声地对青霞子道:“余下的事道长自己看着办吧”

    青霞子向她揖礼尔后看着她驾云飞远

    “师父你怎不早來依依……”外人已无夜痕禁不住潸然泪下

    “师父去请织云仙子帮忙去了”青霞子按下云头伸手搭在夜痕的肩上捏了两下以示安慰

    这话让夜痕疑惑地望着天空“莫非……”

    青霞子淡淡一笑闪了眼惊诧望他的夜轩也不避讳“嘿嘿什么天后天后根本不管这些事刚才只是织云仙子起了怜悯之心帮了个忙而已”

    夜痕一张哭脸笑开了花向青霞子一竖大拇指“师父你真狡诈”

    青霞子便叹了声气“还不是莞儿逼的”

    “那……师妹呢”夜痕一凝

    他记得余莞儿与他回到南郡后就说要回无花山修炼可他看着真切她走时明明赌着气哪会好心替他与柳云依求情

    “师父不过是把千年前的事情给她放映了一遍”青霞子望向莲池

    那天他见余莞儿气凶凶地回到无花山就把事情猜了个**不离十知道别无办法只能让轮回的她浑浊的大脑开窍

    余莞儿不光在梦幻的仙境见到了柳云依与夜痕相守相离的凄惨场面也清晰地看到了她的真身

    原來受了柳云依与夜轩的牵连身为同一株花的莲叶她也轮回到了凡间阴差阳错地被青霞子捡到这事是一个绝密沒有人知道余莞儿不是青霞子的亲生女儿只当余莞儿是青霞子与不知名的女子所生

    余莞儿在知道这事以后非份之想彻底消失专心修炼再听得青霞子算出他们有灭顶大难时就恳求青霞子一定要帮他们渡过难关当然就算余莞儿不求情青霞子也不会袖手旁观他转世为人本就是为了破除灵族大神的诅咒成全夜痕与柳云依而來

    “师父……”夜痕的这声唤不同刚才充满了浓郁的鼻腔味

    他烟雨蒙蒙的凤眸缓缓移向远处的莲池那朵银色的莲花在同伴中独展娇艳可她不再有血有肉只是一抹不愿离去的灵魂而已

    凌雨一干人随后到來他接过两个娇儿修长的手指颤抖地抚摸着孩子的脸蛋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嘴里轻轻地道:“娇颜娇龙如今你娘不是双生花了”

    这话重重地击在夜轩心房他身形一颤可夜痕说得沒错而就算他不甘心沒有灵蝉子施法有了修为的柳云依也不会与他一起轮回

    他万念俱灰心落了崖底又想着京城恋恋不舍看他离开的徐可婉缓缓拾阶而下嘴里轻语“王弟朕在京城等着你与南郡王妃”

    夜痕苦苦一笑知道夜轩已经放弃心中感激不已转过身看向他的背影嘴里答道:“有生之年王弟一定携爱妃同赴京城”

    话虽这样说可他却禁不住泪流满面

    好不容易让哥哥让手可那化为莲花的女子还有重生吗

    直到众人散尽他仍是抱着孩子呆呆地眺望那朵银色莲花

    青霞子拂尘左右一甩接过他臂弯的孩子“徒儿这两个孩子生得灵气为师带走了”

    夜痕眉头一拧心扑扑直跳“师父这是依依唯一的血脉徒儿想抱着他们每日给依依看”

    青霞子微微一笑“你已修成半灵半人长生不老与天地长存她此番只是肉身死去形如灵族大神这所以沒现出真身只是她修为极浅你可用肉身的精血养莲假以时日她定能重生”

    这方法夜痕还是第一次听到当下心中大喜猛然一拍头“连皇兄都想到依依可以重生徒儿真是糊涂了”

    青霞子不再言语抱着孩子驾上云头离去

    夜痕足尖一点移步换影飞袭到池边

    他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白光划过指尖时便有一股嫣红的血液滴入池中

    那艳丽的色彩沒在水中扩散只是如一条水蛇一般有目的地向池心的银莲游去

    时间飞逝不经意间就从指间悄悄溜走

    一年又一年池中的那朵银色莲花严寒酷暑从未凋谢过而坐在莲池边白衣胜雪的男子就如坐定的老僧从未离开过而墨泽光鲜披散的发丝在岁月的流逝中渐而变白直到银光闪烁

    王府在春去冬來中庄严而静谧下人也好护卫也罢也不曾打扰过只有凌雨与凌风每日如常轮流守护在夜痕身后

    大雪覆盖白衣银发的俊美男子终于睁开双目依旧亮如星辰悲伤慢慢扩散看着池中那朵在寒风中轻轻摇曳的银莲轻语“依依十八年了今日就是九月九我们的孩子也应有十八岁……依依你怎么样你能感应得到我说话吗”

    银莲的花瓣在这时悄悄地黯然滑落两滴泪水叭叭一声回应了他的话在池心愈加轻晃

    愿做池心一朵莲换得今生与后世

    如我池心从天出还愿为君倾一笑